登山电影这19部经典电影之作一部比一部震撼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iangzicun.com/,亚历克斯-比达尔

真实就是永恒,经典难以替代,下面19部关于登山系列的电影介绍给大家,为的就是让大家时刻记住并充满激情,给自己一实践梦想得理由和勇气!

我们的登山梦,虽然实践起来困难,但还是会有满满的期待!当我们开始计划、开始打包准备出发、接着远离尘嚣忘却一切专心克服万难,最后成功完成登顶、完成自我实践,都是最吸引着我们继续踏上这些路的原因!为什么要去登山?因为山就在那里!

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位于中国与尼泊尔边界上,它的北坡在中国青藏高原境内,南坡在尼泊尔境内,而顶峰位于中国境内。珠穆朗玛峰海拔8844.43米,它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

影片原著乃是登山者心中的圣经,根据随行记者亲身经曆书写了珠峰攀登上极为惨烈的历史,证明了高山之巅的残酷不是一片雄心壮志、一次性付清的65000美元、专业的向导就可以征服的,到了海拔8000米以上的死亡地带,我们人人平等,所有人被笼罩在冷峻的死神帔下任其鱼肉。登上珠峰的死亡率是九分之一,而下珠峰的死亡率却是四分之一。要么安安静静永远坐在世界屋脊做个美男子,要么咬紧牙关坚定意志带个传奇故事回去。

故事发生在1996年,两支业余登山队来到位于尼伯尔境内的珠穆朗玛峰脚下准备征服这座世界最高峰。这两个登山队分别由经验丰富的斯科特和罗伯带队,因为此次登山属于商业活动,两支队伍各不相让,都希望第一个登顶。特约记者兼登山爱好者乔恩也是登山队的队员之一,他要做的是将登山过程中的一切记录下来,但令乔恩和所有队员想不到的是一场灾难正在等待大家。

影片没有关于攀登的技巧或险恶地势的拍摄,更是将重点放在了登山者一路身心痛苦的展现中,由此更加佩服敢于无氧攀登八千米以上雪山的壮士。巍峨的雪山不允许人们的一点点轻视,不老不灭的它是一个无法永远被征服的神话,渺小的人类一直都是一个孩子。

这是一部IMAX纪录片,讲述一个国际登山队于1996年春攀登珠穆朗玛峰路途中经历的挑战,以及出发前艰苦的适应性训练。最后,他们在不丹向导的帮助下成功登上峰顶,向导本人将一幅藏传佛教僧侣的画像放置在世界最高峰顶,完成了心愿。

对1996年珠峰山难有所耳闻的同学应该记得当时Imax队伍也在场,并且提供了大量无私援助。在遇难队伍撤走之后,他们又重整旗鼓上山,拍摄完成这部关于珠峰攀登的记录片,并且里面不可避免的记载了那次噩梦般山难的一些点滴。带队的Peter是美国着名登山家,14俱乐部(即完攀世界14座8000米以上雪山)的一员,并且是96珠峰山难中一支遇难队伍的队长-新西兰人Rob Hall的好友。

这次山难是当时前所未有的珠峰单日死亡数量,一场暴风雪加上领队和队员的若干或大或小的失误,夺去了9个人的生命。这次山难的一位幸存者、记者Jan Krakauer此后将经历整理为书,Into Thin Air,此书后来也改编为同名电影。

影片本身并未有多大出彩的地方,作为一部人物传记片,记录了全世界唯一一位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美国盲人 埃里克的登顶神话,将攀登珠峰的艰难和埃里克生平的故事穿插倒叙呈现在观众面前,可以说是一碗浓香四溢又甜又腻的鸡汤。

这个由19个人组成的登顶团队无一人伤亡,并成功保护了盲人队友登顶,不能不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典型相助。美国的确是一个造梦的国家,国民敢做最大的梦。

当一个人要去完成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时,来自亲人的鼓励就是最好的安慰。在这平凡的一生想要找到一点生活的意义并非是吃饱了撑的閒事,而是去发掘更为完整的自我。这位盲人缔造的不仅仅是残疾人的传奇,更是整个人类顽强不屈意志的传奇。当然,更重要的是来自他忠实可靠的团队,我们不得不说幸运之神的确笼罩了他。

1924年,被誉为二十世纪最成功的登山者之一的乔治马·洛里与登山新手安德·鲁欧文组队,尝试从珠穆朗玛峰的北坡登顶,最终一去不复返,而有关两人死前是否成功登顶的争议也成为人类登山史上著名的马欧之谜。1999年,美国着名登山家康拉德安柯在珠峰的死亡地带发现了马洛里的遗体。从此以后,康拉德·安柯的生活便与马洛里的故事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乔治·马洛里简直是登山人的大众偶像,不光因为他那句名言因为山在那里!而且他从各方面看都是那么的优秀,毕业于温切斯特公学和剑桥大学,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著名的登山家,有着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熟练的登山技能,强大的体力,完美的组织能力,甚至还有一副让女人着迷,男人绝望的好容貌。

此片很好描述了乔治·马洛里一生最伟大的传奇,就是他三次攀登珠峰,并最后留在了珠峰的经历,也描述了发现他遗体的登山家康拉德·安柯,组队尝试能否用乔治·马洛里的装备登上第二台阶的过程。片中康拉德·安柯和LEO的组队,最后却利用了现代的保暖服装,以及藏队的高山协作事先修路,架好的路线绳的帮助下,没有用铝梯,登上了第二台阶,并最后登顶,但如果以这个作为证据,要去证明乔治·马洛里他们当年也能攀上第二台阶,未免非常的牵强,甚至是一种反证。

《珠峰》虽然3D效果一般,但观影时依然身临其境。影片并不是赏心悦目的喜马拉雅山雪地风光游览片,这是实打实的灾难片。萤幕上的寒风一起,使人都心底凉。在故事推进过程中,将登山者的心理变化展现得惟妙惟肖。同时,详实地描述了攀登珠峰所有的前期后期准备,影片是对那一段重大山难事件历史性反思。

电影改编自1996年珠穆朗玛峰事故,描述四支队伍:冒险顾问登山队(新西兰,四人死亡)、Mountain Madness登山队(美国,一人死亡)、中国台湾珠穆朗玛峰远征队(一人死亡)、印度珠穆朗玛峰远征队(全灭,三人死亡),在珠峰尝试攻顶的途中遭到人类有史以来所面临最险恶的暴风雪袭击。

影片有很多好莱坞演员,同时还有不少在业界颇受好评的演技派,他们饰演的这些登山者看似平凡,但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激励着他们前往海拔8000米以上、氧气稀薄的珠穆朗玛峰。

电影讲述的就是这样一僧一寺、一座山、一群人的故事。它的名字来自于藏民们画在青藏高原岩壁上的白色小梯子,当地人称之为天梯,并相信它可以接引世人的灵魂通往圣地,而这些珠峰的引路少年们扮演的正是天梯的角色——有人将8848当成旅行的终点,但对他们而言,这只是起点与成年礼。

建于1899年的上绒布寺位于珠峰北麓,距峰顶约20公里,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寺庙,相传莲花生大师曾在此修行。阿古桑杰是寺中唯一的僧人,他将珠峰视作空行母的化身,人类不应当打扰她,但他的儿子却是一名毕业于西藏登山学校的出色高山向导。

他们将在每年仅有几天的登顶期到来之前铺路、修保护绳、搭建从大本营到8400的所有营地、搬运物资和行李,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登山客的安全,好让他们不断突破自己,前往独自无法抵达的高处……

看完 世界第一峰 – 珠穆朗玛峰系列电影是不是对于珠穆朗玛峰的山景有了一些的雏形? 接下来看看世界第二高峰喀喇昆仑山系列和 欧洲第一险峰艾格峰的系列电影吧!介绍的这两座世界山峰是完全不输世界第一高峰的艰巨与壮丽!

K指喀喇昆仑山,2是当时它是第二座喀喇昆仑山脉被考察的山峰。K2海拔8611米,是世界上第二高峰,高度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但其攀登难度远远高于珠穆朗玛峰,K2被称为野蛮巨峰,其一直以攀登死亡率超过27%的机率高居登山榜首。

八千米死亡线年出品,可以说是生不逢时,如果不是对登山感兴趣的人,肯定会认为这是一部没有什么新意的片子。但是如果是一个登山迷在观摩K2的时候,就会惊奇地觉得这部片子太真实了,甚至连背着美元去登K2这样的小细节都反映到位。

影片前半段较详细地描述了登山者决定攀登K2前的准备和生活,干着自己热爱或憎恶的工作,像每一个我们熟悉的普通人那样有着同样的烦恼,也像多数人一样心中燃烧着一簇不灭的小火苗,不同的是他们愿意扑火。教授摔断腿后说的话真的令人感慨,有的人天生就是幸运家,而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却必须放弃一切才能得到。胜利者的光环不会如我们想象般耀眼,上面也会有污垢和破损。

《垂直极限》以雄健粗犷却又不乏温情细腻的视角,讲述了一个雪地救援的故事,亚历克斯-比达尔生动地展示了人性的伟大和坚强。在生与死的抉择中,在情感与理性的较量中,讴歌了人性的美,鞭挞了灵魂的丑,奏响了一曲生命的赞歌,有着撼人心魄的力量。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先进科技帮助下,攀登这座号称难度大于珠穆朗玛峰的雪山更为现代也更为流水线,人们更多的依靠机械和药物维持勇气和意志,尽管如此,这部影片依然用精彩异常的视效打开了观众的眼界,看似岿然不动的雪山实则极多雪层存在崩塌和断裂的危险,坠落的危机时刻考验着登山者的胆量,而人在雪崩的愤怒中彻底回归婴孩式的祈祷。

这是我们熟悉的好莱坞电影,头尾相连的剧情设置,危机下人性善恶的合理衝突,人们在互相帮助中获得宽容和友情,总要有个女主闪耀着牛逼哄哄的主角光环杀到目的地,配合着六十年代慢摇的曲目,似乎没有什么理由不在周末看着它爽一把。《垂直极限》引发的人性思考是多方面的。它告诉我们:生命是坚韧而顽强的,生命是伟大而无价的。热爱生命,尊重生命!

2008年8月,来自几次国际考察的二十四名登山者聚集在K2高地营地,这里是攀登地球上最危险的山峰之前的最后一站。结果48个小时后,有十一人遇难,让它成为了K2登山史最严重的一场灾难。

艾格峰是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脉群峰之一,海拔3970米,与著名的少女峰、僧侣峰并排耸立。艾格峰的北侧异常陡峭,刀削般的绝壁就连皑皑白雪也堆积不住,平均坡度70度,垂直落差1800米,敢向这一组数字挑战的人,需要高超的攀登技巧和过人的勇气,这里是国际登山界公认的难关。艾格峰因山势险峻而被视为欧洲第一险峰,与马特洪峰、大乔拉斯峰并称为阿尔卑斯山三大北壁。1938年由德国与奥地利登山家们首度从北壁成功攀登艾格峰。

《阿尔卑斯:自然的巨人》是2005年9月IMAX电影公司跟随美国登山家John Harlin,记录其从北壁登顶艾格峰的影片。

美国登山家、作家约翰的父亲在四十年前创建攀登艾格峰北壁新路线时不幸坠崖身亡,四十年后儿子为了纪念父亲重攀当年老路,和一对夫妻队友共同协作最终登顶。童年的阴影和多年的心结终于打开,阿尔卑斯山脉的辽阔壮丽更让他的心与妻女接近。他在攀登的过程中了解自己、释放自我,也在攀登的过程中体味到家人与爱的可贵。

一个幸福的家庭,是由一个个独立完整的个体组成,每个人都是一座巨峰,随着外因不断改变,但也由此获得更多的尊重和谅解。自己的进步同时改变着家人的见识,人生这么长,我们无法从一开始就登顶,但有毅力的人总是可以看到最为不一样的风景。因为是纪录片,所以片中穿插了大量有关阿尔卑斯山脉形成的常识。镜头慢慢推远,让正在艰难攀登的人逐渐消失在山峦之中,更让人心生敬畏。

《北壁》是以德国登山史上一起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的电影。1936年7月26日,23岁的德国登山者东尼·寇兹(Toni Kurz)在艾格峰北壁死亡,宣告了人类又一次北壁攀登尝试的失败,此时他的搭档安迪·英特托瑟(Andi Hinterstoisser)已经阵亡。由于绳索用尽,严重冻伤和失温,东尼死在了离救援仅有咫尺的地方。

影片背景发生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前夕,两名德国德国登山好手和两名奥地利登山好手同时攀登艾格峰北壁,由于该坡的陡峭崎岖之险令众多登山爱好者命丧于此,自古以来便被传说成了食人坡,而本片则是改编自北壁最著名的悲剧,Toni Kurz 与其同伴攀登时,同伴先后坠崖,而他悬在峭壁上一夜之久,最终在次日救援队到达之际力竭而死。

艰苦的环境和技巧性的Z型攀登已然让人目瞪口呆,而最精彩的则是大量山上攀登者与山下观望者生活环境的对比、登顶梦想与救助人命相悖时的抉择、以及攀登者获救无望等死的痛苦。本片用冷酷的冰雪和漆黑的岩石还原了绝壁的残酷,呼啸的风声和敲击岩钉的单调叮叮声取而代之成为令人抓狂的BGM。这是有关失败者的挽歌,是对所有试图超越人类极限为自己而战的勇者们的哀悼。

根据真实登山事件改编的电影以精彩绝伦的剪辑和令人感动的敬业精神完成了登山纪录片的一次壮举,将乔.辛普森和西蒙的访谈穿插在严酷的登山活动中,我们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结局,却依然震撼于乔断腿后独自爬下三千英尺的顽强与冷静。影片使用大量远景反映出个人的渺小与山体的宏伟,使人在陶醉在绝美风景中也不敢忘一分敬畏。而乔忍耐断腿的剧痛、缺水缺粮的危机、冰河坍塌的困境以及致命的疲惫后居然还能凭藉一丝清明爬回营地呼唤队友,绝对是登山者当之无愧的自救模范。

严格来讲这不是一部电影,而是真实事件的记录片,是全球第一部死里逃生实况纪录故事电影,把英国著名登山家乔.辛普森真实历险个案搬上银幕。说实在的,看这部电影的过程是相当痛苦的,这完全是因为它的真实。影片有一个多小时在讲述乔.辛普森与死神和恐惧搏斗,最后以超凡勇气和毅力战胜死亡的精彩过程。的确最后的结局是精彩的,但过程却是异常残酷的,观看的过程都类似煎熬。

被抛弃的孤独和恐惧以及在黑暗中爆发出的求生意志是任何语言也难以描述的,而更让我们感动的是乔丝毫没有怨怪西蒙割断绳子自救的行为,甚至东奔西走为之辩解帮助他重返社会。残酷的雪山给了他最残忍的教训却丰富了一颗宽厚勇敢的心灵,电影中给出的结局是他还能继续爬山,而网上资料称他已永远不能爬山。无论哪个是真相,他都是不变的登山史上的传奇。

曾经攀登过58座山峰的艾伦罗斯顿可以说是登山爱好者自救史上的典范,手臂卡在石头间被困峡谷缺水断粮5天后自断一臂、攀下65英尺谷底、暴走8公里后获救。第二年一名美国登山男子不幸摔断腿,靠着本片的励志精神在犹他州沙漠爬行四天后获救。本片没有花样登山的刺激,也没有下山崎岖的惊险,有的只是所有登山爱好者都会遭遇的困境——极度危险下如何自救。

伪纪录片式的拍摄为这部人物传记电影更添一分神秘,那些疯狂却活得有声有色的登山爱好者在127小时里度过的一生要长过许多人的百年,男主角真实刻画了一个濒死之人的情绪和心理活动,镜头之外也能感受到这股对生命浓浓的敬畏之情。用生命探索自然的人不是不成熟的人,也不是不珍惜生命、不负责任的人,他们只是选择了先对自己负责。

《孤身绝壁》这部24分钟的纪录片就是拍摄亚历克斯霍诺德无保护攀登犹他州锡安国家公园月光拱壁(370米)以及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半穹顶西北壁常规线路的过程。这都是首次有人无保护徒手攀岩登顶成功。

亚历克斯霍诺德,一个有着萌萌大眼睛和腼腆笑容的男孩子,谁能想到他是这世界上玩最致命极限运动Free solo的顶尖高手,在无绳索、无保险扣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靠着一袋镁粉徒手半天攀岩制造世上绝无仅有的奇迹。兴许有的人活着就是为了制造传奇,他们也会有着普通人的疑问和恐惧,但强大的意志力总是可以让他们轻松夺冠。

他可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很大程度上也归功于开明的父母,尽管他们不开心儿子的抉择,但依然为他找到了人生目标而感到欣慰。悬崖上的每一秒于他们都会是一年的煎熬,而他们只有做到最大限度的微笑才能让儿子毫无压力地幸运归来,这样的父母要比攀岩大师还令人敬佩。

这样的题材,如果被好莱坞拍,也许能拍得激情四溢,背景音乐和剪辑让整部影片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然而被德国人拍得朴实无华,但也就在这种朴实中,真的拍出登山残酷的一面,没有让其它种种遮蔽。

这部电影的导演是个地道的德国人,所以,观众不能看到往日一些熟悉的美式英雄主义的影子,而是德国式的实在和人性。 片中当两兄弟登顶以后,并没有出现让人们期待的对于征服的高声呼喊,导演也没有运用那种对成功登顶后的宏伟聚焦的镜头。

本片主要记录了三位登山家经历千难万险攀登梅鲁山的过程。这里的自然环境十分恶劣,梅鲁山位于印度瓦尔喜玛拉雅山区,海拔六千多米,他们要到达的是梅鲁山的西北壁一个名为鲨鱼鳍的地方。攀爬难度非常大,因为冰雪覆盖,非常滑,需要放慢速度,但是如果放慢速度食物的供给便跟不上。

而且他们携带笨重的拍摄装备,在攀登的过程中随时迎接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以及山中变化莫测的天气,他们熟练地运用装备,团结一致,在攀爬的过程中相互帮助,应对寒冷与突发状况,挑战极限。最终他们克服了自身和外界的障碍,成功登顶。

《梅鲁峰》海拔6310米,喜马拉雅山脉少数几个未被征服的山峰之一,被国际职业登山家视为终极考验。顶峰鲨鱼鳍看上去不像山,更像墙,高达1500英尺的花岗岩刀锋般直插两万英尺天际。其攀登路线混合了冰、雪、岩石、仰角屋檐等复杂情况,自1980年以来,这座山峰见证了无数挑战者的失败结局,在此之前,从未有过成功登顶者。

雪山上哀婉的爱情传说:钟铉和佑成是两个素未谋面的登山者,他们在攀登阿拉斯加亚细亚克山中遇难。

两人不幸被雪崩下来的雪块堵住,被封在了冰洞里无法出去。他们在冰洞中回忆着过去支撑人生的最后时刻,在他们的回忆中突现他们所爱的同一个女人京敏。原来,京敏是佑成的初恋情人,同时也是钟铉现在追求的女友……

《巅峰记忆》的投资方北京爱巅峰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斌曾是北大山鹰社成员,他表示:作为曾经山鹰社的一员,北大的登山经历对他影响不可改变,拍摄这部电影不仅仅是纪念遇难的同学,也是希望能通过影片让更多的公众了解年轻一代登山者,能够真正理解登山者和支持登山运动的发展。2002年的希夏邦玛西峰的山难轰动一时。经历了失去队友之痛的李兰自此长久地陷入人生的困境,希夏邦玛西峰那巨大的山体投射的阴影,将她整个笼罩和淹没。她始终无法从自责、迷惘和痛苦中挣扎出来。终于,在2009年,李兰和朋友们以纪念的方式登顶希夏邦玛峰,彻底走出了心灵的困境。

喜欢的朋友就来订阅买户外(微信公众号:maihuwaicom),你们的支持就是我们坚持的动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