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瓦老婆亲口揭秘:AC米兰巨头干爹 从没想过出轨(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iangzicun.com/,西斯托

2001年3月的一个晚上,我先参加了阿玛尼品牌的一个时装表演,西斯托而后阿玛尼在Rolling Stone夜总会组织了音乐会,我也应邀参加。

我看到舍甫琴科在吧台前喝酒,那时我已经在米兰工作生活四年了。我认识他,虽不能在足球比赛中马上认出哪个是他,但近距离观察,还是一眼能看出这个米兰城的偶像。

我走过去也点了些东西喝,坐在他旁边,跟他说“祝贺你进球”,还跟他握手。接着我们共同的朋友来了,我们一起聊天,应该算是互有好感吧。我们聊了不到15分钟,我就决定跟他们一起去吃饭,把我的朋友丢在酒吧间,后来听说他找不到我非常懊恼,但我那天太激动了。

我的家庭是个体育世家,爸爸是棒球界有名的抛球手,妈妈一生下来就酷爱游泳,后来也成了专业运动员,他们当然想让我也进入体育圈,可我更喜欢时装表演。我没丢掉体育,棒球、篮球、美式足球、高尔夫我都参与,而且水平不错。真正的足球就一般了,我来米兰后常去圣西罗看球,我喜欢那里的气氛。

我和很多同事朋友想法一样,起初想来米兰待几个礼拜就走,再到伦敦去,哪想到留下来一待就是9年(2006年随舍瓦转会到伦敦)。最开始,我和朋友合租房,住在距离火车站不远的法里尼大街(米兰城外国人聚积的地方,唐人街也在这条大街上)。

我酷爱时装表演,这不仅让我结识了很多一流模特,更让我有机会和意大利顶级时装设计师合作,其中关系最独特的当然是乔治·阿玛尼,我和安德烈成了他的代言人。随后是D&G品牌创始人之一的多尔切(就是牌子中的G),他就像我的大哥哥,我们经常一起吃饭。他是那种对细节非常敏感、要求甚高的人。起初那段时间,我对意大利好奇,慢慢才能适应,对意大利食品产生眷恋。我在米兰赚的第一笔钱,不是用来买哪个牌子的风衣和钱包,而是买了最好的红酒,还有法里尼大街上出名的干酪,作为圣诞节给父母的礼物。

舍瓦就是这样子:他想得到什么,会不遗余力争取,你们都猜不到他的决心有多大。一点不害羞,真可以!我很佩服。我们俩用结结巴巴的意大利语交流,要知道他到意大利时间也不算长,而我一直都说英语。

第二次,我参加完范思哲的一个时装秀,精疲力竭了,他约我吃饭,我都没劲拒绝。我们到加富尔广场的“公园”餐厅吃日本菜,整晚的话题都在电影上:演员、导演、奥斯卡……我热爱电影,谈到一部影片时好像身临其境似的。他也发现我对电影着迷,故意投我所好说个不停。

我去球场看米兰比赛太多了,每次都听球迷谈论他,因此我对他知道一点,可他对我毫不知情,后来身边的人也慢慢告诉他我的情况。

我在美国时有过男友,是同学,还是朦胧的感情。到意大利的时候连贝卢斯科尼是谁都不知道。贝卢斯科尼一家也对我很好,我见到贝卢斯科尼说英语,他用意大利语回答,如今他是我和舍瓦孩子的干爹。

2005年秋天,D&G品牌庆祝诞生20周年纪念宴会上,贝卢斯科尼把他女儿芭芭拉(现任米兰俱乐部市场营销负责人)带来,芭芭拉和舍瓦是同一天生日,9月29日,我们一起庆祝。

他向我求婚的一幕我终生难忘,他从Chimento品牌买了一个戒指,我曾是这个品牌的代言人。他把戒指放在我的水杯里淹没在橙汁中,我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喝橙汁,那天他盯着我看,我就觉得不对劲,感觉到有东西,一看高兴坏了,戒指太漂亮了。

足球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你们都知道,我们俩为阿玛尼拍摄宣传图片(2003年《GQ》杂志曾全部刊登图片),舍瓦在基辅开了一家阿玛尼分店,现在由他姐姐照看。有时我们也穿好朋友D&G的衣服,鉴于他们和米兰俱乐部的默契、合作。我不爱逛街购物,喜欢回美国买衣服,现在我一年能回美国三次,买Abercrombie大众品牌的全套,就像抢劫一样狂买,要知道,在那买一兜子衣服的钱在意大利只能买三件夹克。

我也为很多内衣品牌做过广告,可我不喜欢球员只穿内裤暴露于众。至于红杏出墙的话题,我想在我和安德烈之间可以不谈,根本不可能。我曾经向自己许诺,不跟体育人士发生恋情,打破之后我也没有再跟其他体育人士交往的愿望。在意大利,好多人都知道我是舍瓦的妻子,对我格外敬重,这一点我能感受到。

米兰对我来说就是第二个家,我在那待了接近10年,美妙的10年,意大利语也变成我的第二语言。食品、文化,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爷爷是那不勒斯人,注定我带有一部分意大利血统。圣西罗和米兰制造的热情亲情,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达到。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